口袋中的战争 1

序幕 0079 冬

北极海深处

将如同狂风沙似的杂讯烙印在他的眼瞳之后,那面显像幕把一片泛青的白色,在画面中投映了出来。

那仿佛是在拒绝着所有的温暖似的一种色彩。

啧!

安迪轻声地咋了舌。

竟然随便弄个故障的摄影机打了上去,就敷衍了事

在已经完成注水的吉翁海军尤康级潜水舰U-099的排出舱口里,只有低声呻吟的引擎声在回响着。安迪坐在此处所搭载的MS兹寇克改的驾驶舱之中,独自在焦躁着。

的确,我们这支特务部队,对这艘潜水舰而言或许是多添麻烦的累赘,为了追踪敌方联邦军的蹩脚货而一直勉强他们,也不知被这艘潜水舰的舰长挖苦过多少次了。但是,这是对即将赶赴敌阵的同胞所该做的事吗?

而,就像是呼应了他的鼻息似的,显像幕的画面急速地降低了彩度,地平线骤然地在画面中央出现,大概是操作者调整了摄影镜头的光圈吧。

在画面左端的那个就是吗?

从驾驶舱的通话器里,舰长正在询问着,不过答复这个询问则并非是安迪的职责。

不清楚啊,请调一下焦距看看。

粗犷、沉着的声音在答复着,那是休泰拿上尉的声音,是安迪所属的特务部队独眼巨人的队长。

在听到这声音的同时吐了一口气,安迪发觉自己莫名其妙地在急躁,而为之苦笑。

在被编制到独眼巨人之后,和休泰拿以及二位伙伴一起突破了无数的战场,身为战争专家的他是有着相当的自负与自信的。就算说这次作战目标的蹩脚货,是以往所不曾有过的大猎物,如果还像是急着要去玩战争游戏的小孩一样地心跳急促了起来的话,那可就成了笑柄了。

在队长的指示下,画面的焦距被调近了。急遽地左右晃动的影像里,朦胧地投映出建筑物模样般的物体,应该就是目标被运送到的联邦极地基地所在没错了。

目标确认。舰长,感谢您至今的厚意。

对于休泰拿的答复,舰长似乎是忍不住含笑了,在通话器的另一边可以听得出来:

了解。上尉,还有独眼巨人的诸位,虽然也发过了许多的牢骚,但是我在诸位的身上,看到了逐渐在没落的吉翁军人自豪,祝你们作战成功!

整艘舰上似乎掀起了一阵紧张,操作员接替了舰长。发出了紧绷的声音:

离目标地点5海里,海上正发生浓雾,气温为零下12度!独眼巨人队,完成出动准备了吗?

2号舱口、密夏。终于要出场了吗?

4号舱口、葛西亚。我可等得不耐烦了呢!

过去在一起闯过生死关口的二位战友的、随便、但却包含着战争专家之自豪的答复,使得安迪几乎忍不住要笑这些家伙还是老样子啊现在他的心也已经镇定下来了。

3号舱口、安迪。真想早点把差融办完,到南方的岛上去好好地渡个假呢。

别那么急啊,安迪独眼巨人队,完成出动准备!

休泰拿凛然地回报了。

好,全舱门开启。独眼巨人队出动!

如同浮在羊水中的胎儿一般的感觉,萦绕在安迪的身上,那是由于潜水舰将舰底舱门向外侧开启,而他所搭乘的MS兹寇克改,也随着舱门一起在回转而导致的。

潜水舰U-099,在这水面被冰层所封闭的深海之中,缓缓地在腹部打开了四个缺口,从那缺口当中,将四个不怎么可爱的巨大婴儿滚落了下去。

铿锵、一阵冲击传了过来,那是脐带也就是和舰上连接的挂勾被解开了。在下一个瞬间,他的MS化为了独立的个体,缓缓地在海中开始下沉了。

他将MS头部的灯光点亮,周围的景色阴暗而泛青。安迪操作着操纵杆,让机体的喷射器发出喷射,就宛如是出生后最初的哭声。下沉的机体,缓缓地挺起身子,然后徐徐地开始前进了。

在侧面的显像幕里,可以看见同样在海中前进的,巨大的异形的影子。那是葛西亚的MS。

MS那是在基本上被设计成可以做出和人类相同动作的,全高约20公尺、重量达60吨的巨大的机械人。使用在接近战方面,是以其所无可伦比之极大的机动力而著称的战斗兵器。

在形态上为了让它具有泛用性,大致上是仿照着人型由头、胸、腹、腕、脚之五体所构成的体型而制造的。负责操纵的驾驶员,就坐在大多设置在腹部的驾驶舱里,对这巨大的兵器进行各种操作。

另外,在这当中也有在预估了特定的战斗状况下,配合其环境而设计出来的MS。

例如在安迪他们的吉翁军之中就有被称为兹寇克的这类机型。这是做为水陆两用而制造的,头部像是埋在胴体里似的没有颈子、装配的手和脚是又粗又短,整体看来是一副矮胖的模样,而这样的设计是为了减少水流对机体所造成的抵抗。

但是,也因为如此,这种MS在登上陆地之后的战斗是绝对算不上是有利的。所以将其设计再进一步地改良,使重量均衡做了变更而增加了陆战能力的机体,那就是安迪他们现在所搭乘的MS兹寇克改了。

全机、维持深度150、前往目标地点

走在前头的休泰拿对全员发出了指示。一方面给与队员们适度的紧张,一方面又让他们扬起作战是绝不可能会失败的的安心感,一如往常的冷静、沉着镇定的声音。

四架MS,在呈现着似乎要令人窒息的深蓝色的海中,偶尔从机体里冒出一些小气泡,而悄悄地前进着。

比预定时刻、延迟了15分钟,全机、速度提高到30。登陆时间、吆、五、洞、洞(15:00)、没有变更

嗯呼哼呼、嗯呼哼呼、呼呼、呼呼

安迪不知不觉地就以手指敲起了节奏、哼起歌来了。这是他在享受战斗前的紧迫感,个人的一种习惯。

不过话说回来,其他的队员也都是差不多的。特务部队独眼巨人里,所聚集的都是靠战争在吃饭的、各有一些怪癖的家伙们。从刚才就一直有奇怪的呻吟声由通话器里传来,那是密夏的声音。

呜呜,真是不舒服啊。什么啊、这种、好像蛇在脑袋里翻滚的感觉可恶,我竟然还会宿醉、真是太丢脸了

密夏,又来了啊?没办法,准许你再喝点酒解醉,可要适可而止啊。

队长莫可奈何的语气,被全员的笑声掩盖了。这个魁梧的大汉的酒癖、是众所皆知的,现在一定是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拿吊在驾驶舱内的酒壶了。

嗯呼呼哼哼呼

喂,安迪,

夹杂着咔滋咔滋的声音,葛西亚开口询问了。他正在嚼着口香糖。

你哼的那首歌是什么曲子啊?还挺有气势的呢。

嗯?哦哦,这个啊这没有什么由来啊,是我从以前就拿来当做主题曲的。

还有主题曲啊?可真叫人羡慕呢

前方的冰山方向有暖流反应,是海底通道,可能是通往基地的

全员迅速地就全身都恢复了紧张。虽然看来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但终究大伙都是这方面的行家,若非如此,早在以前就已经送了命了。休泰拿接着下达了命令:

葛西亚、密夏、你们按照预定,由冰上进行攻击。从上面把他们赶进去,敌人的逃生之路就只有那条海底通道,我和安迪冲进那里面,进行夹击!

了解。

三位队员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安迪确认了一下主显像幕。画面里的确正如队长所说的,耸立在海中的冰壁上,突然地开着一个洞,大概是联邦军用来连接地面基地而辟建的通道吧。

走在前方的休泰拿座机挥动了手,是跟我来的意思。

而、由后方的海水传来的强烈的冲击波,使二人的机体激烈地震动了。那是一口气地让喷射器喷射、像火箭般往海面飞出去的密夏和葛西亚的座机,他们一起冲破了头上的冰层了。

冲出冰上了。敌基地、确认。进行攻击!

无线电里交杂着一阵低沉的破裂声,大概是二人射出了飞弹了吧。接着传来了钝重的爆炸声,第一击似乎是成功了。

留在海中的两机、缓缓地在洞穴中潜航。这并不是自然形成的洞穴,从明显的工整切削痕迹上就立刻可以明白。

洞穴的宽度徐徐地扩大,不久后在二人的前方,开始有从水面投射下来的橙色灯光在摇曳着。他们到达了基地内部的潜水舰艇码头了。

走了、安迪!

了解!

安迪把驾驶舱里的脚踏板,像是要踩穿地板似地踩了下去,装设在兹寇克改背上的喷射背包猛然地以吼声回应了。

强烈的加速将他的身体捆绑在座椅上,两架矮胖的MS,散播着水沫与冲击,像弹丸一样地跃出了水面。

他在瞬时看清了急遽地变得明亮的主显像幕、以操纵杆进行操作。紧缩着身子的兹寇克改在空中伸出了手足,成为了可以在地上做步行以及攻击的形态。

此地是有着高耸顶棚的一座宽阔的码头,大概是用来接运由潜水舰所运补资材的场所吧。他们看见高耸地向外界延伸的巨大升降台,在梯台上穿着联邦军制服的人们因为这突然出现的异形恶魔而被吓呆了,有的人则是四处逃窜。安迪毫不留情地,对着那边开炮了。

爆炸声与哀嚎声的协奏,复盖在血与烽烟的画布上。跳脱了恐惧,将机枪抵在腰际射击的兵士,被安迪座机的巨脚,像是在扫开小虫似的踢散他们,向前前进。

常人根本就是对手,MS正可说是一骑当关的兵器,能够和它相对抗的只有

呃!

休泰拿发出了惊讶的声音,使得安迪将座机转身过去。在他们的背后,三个巨大的白色影子,逼近过来了,那是联邦军的主力MSGM。

能够和MS对等地战斗的就只有MS,大概是敌方的驾驶员搭乘上去开动它了吧。

一架GM扑了过来,休泰拿让机体低下身去回避,同时间以手指的钩爪将敌机钓起来,用力的向另外两架丢了过去。

安迪,这里交给我,你以升降台攀登到上面去。这些家伙没带什么武器,我一个人就抵挡得住。

的确如此,敌方的GM并没有携带机枪,这些MS大概是在码头被用来搬运器材的吧。安迪遵照命令,一边为队长进行援护射击,而让自己的兹寇克改翻身上了升降台。

升降台开始上升。在休泰拿的火炮发出声响之后,爆炸在脚下响起,而安迪从顶棚的缺口可以看见天空了。那片天空,蔚蓝清澈得令人讶异。

这里是葛西亚,击毁援护运输机的GM两架没有找到蹩脚货。

机库里也是一样。看来他们是抢先一步搬运出去了。

负责在地上行动的二位队员,接连的传来了报告。

安迪,我现在搭升降台上去。你那边的状况如何?

休泰拿的声音很平静,看来已经将敌机击毁了。安迪的精神振奋了起来,因为目标很可能就在自己的眼前了。

我现在刚刚下了升降台。!队、队长!

从起降平台向下方俯视,安迪的语气整个都变了,在那里有一架太空梭正朝着天空矗立着。外部燃料槽的外壁结了冰,从喷射口升起了如同叹息般的薄薄的白色水蒸气,就将要发射了。

他们准备好了太空梭,似乎已经进入倒数读秒了那是队长!他们正在装运某件东西,我把影像传送过去!

即将发射的太空梭开启了尾部,以升降机将某件东西拖吊上去,看来是个非常重要的物品吧。那是个黄色的货柜。

终于找到了啊,这个蹩脚货!安迪,阻止它发射,准许使用火箭弹!

了解!

安迪将张开了双手的兹寇克改,迅速地转向了太空梭,但是机体突然遭受了激烈的冲击,就像意外地挨了一记重击的拳手一样的向后倾倒。他是被护卫着太空梭的GM发现了,和刚才在下面的不同,这GM是持有机枪的。

有GM在护卫着!

我来援护,你暂时先掩蔽!

会让太空梭逃走的,我出去了!

安迪使兹寇克改的克腕弯曲,让手上装设的光束炮朝向了GM,扣下扳机。而,被射出的光束完全地命中,GM的机体像是在跳舞似的,以零乱的脚步向前倾倒。

即使如此也仍然不畏缩,GM继续发射着机枪。兹寇克改的机体各部位都起了着弹的爆炸,不过,没有效用,装甲的差异太大了。

这个差劲的驾驶员,当自己的MS火力比敌人低落的时候,就该狙击摄影镜头或动力喷射口啊,就像这样啊!

安迪所射出的炮火,将GM的头部、上面的摄影镜头把外部的影像传送到驾驶舱内用的MS的眼睛准确地击中了。

而、撼动地面的一阵低音响起,那是被点燃的太空梭的主喷射口猛然地吐出红莲之焰的瞬间。在短短的数秒后,就要飞向伸手所不能及的天空了。

才不让你得逞!

将巨体转了过来,抬起了左腕,上面装设了MS掌上型飞弹组具。安迪拔掉了在驾驶舱内侧的插栓之后,它就如同正要扑向猎物的蟒蛇嘴巴一样,将包复着飞弹的保护外壳骤然地开启了。

安迪将飞弹朝向太空梭发射台,投映在显像幕的角落的、倒地的GM又再动了。不妙就在安迪心里暗自叫苦的那一刹那,GM的机枪开火了

几乎在同时发出的爆炸声,也不知道安迪是否听得到了。那凹陷的驾驶舱,像是要撕碎身体似的深深地咬住了他,而碎裂的显像幕破片,贯穿他的脸部的那个瞬间

那是GM所射出的孤注一掷的一发,正好命中了外壳开启而没有防备的,兹寇克改的MS掌上型飞弹。

白烟在瞬时充满了四周,所有的声响,都被喷射引擎的喷射声所吞没,整个基地仿佛在激烈地震动着。

太空梭缓缓地将船体浮起之后,一口气挣脱了重力的枷锁,拖着喷射的尾巴,眼看着就朝着上空飞翔而去了。

而后只留下了寂静

嗯呼哼呼、嗯呼哼呼、嗯呼哼哼呼

在逐渐微弱的意识中,安迪感受着血的气味,而一边哼着这首歌。不可思议的,并没有对于死亡的恐惧。

他回想了起来,这首歌,是自己还在热衷于战争游戏的孩提时期,举着玩具枪而一边哼唱着的曲子。然后,他觉得可笑。曾几何时,游戏不再是游戏了,现在就这样,以那首游戏的歌曲为伴而将要死去。

我的灵魂,大概会升上宇宙去吧安迪在断断续续的心跳当中思索着现在已经是有九十几亿的人们居住在宇宙的时代了。尔后,在那里投胎转世、大概仍旧会是个喜好战争游戏的小孩吧。那样也好,因为没有什么游戏会比战争游戏更令人心动的了

独眼巨人的其它三人埋葬了安迪的遗骸,唯一令他们感到慰藉的,是这位好战友的那张受伤的脸,不知是为什么,仿佛是重返了童稚之心一般地安详。

宇宙世纪0079。在一年前开始的吉翁公国对地球联邦军的战争,吉翁军的败色渐趋浓厚了。

在太空梭飞往的地方,也是安迪灵魂的回归之处,在那里,住着一个少年,名字是亚尔佛列德伊兹尔哈。似乎是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会有的,一个极为平凡的少年。

故事,就是从他的梦想开始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